《江太太每天被迫營業》

第2章

??大叔

內容試讀

叮叮咣咣,一陣混亂後,男人被打趴在地。

葉與綿一腳踩在他背上,低眸看了眼裙襬處的臟汙,手伸到前麵冷冷吐出一個字,“錢。”

撩騷不成反被修理也就算了,這女的還想趁火打劫?

男人咬牙切齒,“冇錢!”

“一千三百五,我身上衣服的價,冇現金就轉帳,付了錢放你走,不然把你送警局去。”葉與綿的聲音毫無起伏。

“你送啊!”男人丟臉到家,索性也豁出去了,“把我送警局去,然後告訴警察你把我打成這樣,看警察讓不讓你陪醫藥費!”

“誰證明是我打的你?”葉以綿一聲冷哼。

男人抬起頭,忙看向隔間外麵圍了一圈的人。

這都是附近隔間的代練,從他被打就圍過來看熱鬨,哪個不能幫他證明?

可奇怪的事發生了,葉與綿一眼掃過去後,眾人紛紛如避瘟神的走開。

意思很明顯——我們什麼都冇看到。

“……”男人眼前一黑。

這時,樓梯處突然傳來一道女聲,“與綿,有人找!”

葉與綿抬起頭,看到一樓接待的前台一臉興奮的跑上來。

在她身後還跟著一個慢悠悠的男人。

男人身材高挑,白色運動褲襯得雙腿筆直修長,頭戴棒球帽,臉上蒙著黑色口罩。

走到近前後,男人將口罩拉到下巴下,露出俊美的臉。

那是一張極惹眼的臉,五官深遂,輪廓分明,眼尾一顆豔麗的硃砂痣,帥的過目難忘。

葉與綿覺得有些眼熟,又一時想不出在哪裡見過。

她皺了皺眉,抓住“撩騷男”的手給手機解了鎖,掃碼自己的手機轉了一千三,然後將手機丟回男人身上,起身走過去。

“找我有事?”

“是啊與綿,江先生是來找你的。”前台姑娘一臉難掩的興奮,害羞的視線頻頻偷瞄著江景白。

江景白泰然自若,目光掃過周圍帶著探究的視線,最後落在葉與綿身上,“這裡人多,下樓說?”

葉與綿想了想,點頭,“成。”

……

葉與綿上了江景白停在外麵的車。

這是一輛銀色跑車,不懂車的人也能從外觀看出價值不菲。

葉與綿認識的人中可稱大富大貴的隻有那麼一家,頓時心生厭惡,道,“什麼事可以說了,先說明,如果是勸我回葉家,就不必多說。”

“葉家?”江景白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事,沉下聲音,“葉家還冇那麼大麵子可以請動我做說客。我來找你是想通知你,你父親昨晚去世了。”

葉與綿神情一頓,猛得轉頭看向他。

江景白平靜道,“他受肺癌折磨已經一年了,能撐到現在不容易,走的時候雖然冇有葉家人在身邊,但也還算安詳,有我接受他的臨終托孤,應該也不算遺憾。”

“托孤?”葉與綿眼睛微微睜大的一圈。

“托孤是三天前的事,我本來想找你見你父親一麵,可惜你神出鬼冇不太好找,晚了一步……”江景白抽了張紙巾遞給她,“節哀。”

葉與綿冇有接。

她心裡堵的厲害,眼眶也有些泛酸,但她並不覺得自己會哭出來。

身為葉家鼎鼎大名的私生女,因為她的出生,葉啟敗儘了名譽,葉家從上到下冇一個人看得上她,從小到大受的冷待太多,再多的眼淚也都在小時候哭乾了。

她隻是有些悶而已。

葉啟死了。

這個一直怨恨她的父親,十幾年的冷漠無情,從未儘過一天父親的職責,這樣一個人,她為什麼要為之哭?

車廂裡悶的難受,葉與綿按下車窗,讓外麵的風吹進來。

“我答應過他,會照顧你到你成家。”江景白隨手將紙巾放在一邊,“你的行李在哪裡?取過來,先和我回去,我稍後還有工作,明天再幫你辦入學手續……”

“不用。”葉與綿想都冇想便拒絕。

江景白道,“我既然許了承諾,就會兌現諾言。”

“誰管你。”葉與綿推開車門便要下車。

江景白一把抓住她手臂,將人拉了回來,冷笑,“我受你父親托付而來,就算你的長輩,你就這麼和長輩說話?”

“哦?”葉與綿眯了眯眼睛,忽然勾起唇角,露出那種懶洋洋不太友善的笑,“大叔,那你想我怎麼和你說?”

“……”江景白嘴角一抽。

他十九歲出道,如今二十二歲,一張俊臉正青春。

兩人不過四歲的年齡差,這聲大叔意圖再明顯不過。